痴汉尼拔

耽于美丽♪业余宅♂

#深夜唠嗑

  小时候,妈妈就说过,有些时候,我是一个异常凉薄的人。

  很久很久之前,早在其他人情感奔勃的阶段前,我就悻悻发现,自己对情感的体验和反应与身边的人有所不同。我会对一篇文章里的伤逝悲痛欲绝,也会对影视主角的欢喜兴高采烈,可是放在现实中,我却很难被一个给予我的真实情感所打动。这种无能为力怎么说呢…就像是大力士奋力举起空气,烈焰拼命燃烧氮气,箭矢高速射击宇宙…倾尽全力地漫无目的,空荡荡地失落,充盈地所剩无几一样。

  我一直都记得第一次听到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和我讲她在书法班不经意间认识了一个男孩,长的挺帅,字也很好看,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逐渐不再只是称赞,还小心翼翼地添加了一些我们当时意识不到的情感,那是眼里的闪耀,嘴角的上翘,不自觉的手舞足蹈。

  那天晚上洗漱后躺下,我满心期待,欢心澎湃,疯狂祈祷着波澜自己的石子快点到来,因为潜意识里的某块湖面已经平静了太久,太久了。

  那是个忙碌的下午,我的书本里夹杂了一封陌生且灼手的信封,作者与读者都仿佛雏鹿学步,颤颤兢兢写就,磕磕碰碰阅读,信的末尾用添粗的字体鼓足勇气迈步,约定放学后停车场不见不散。
 
  心不在焉的神游被下课铃惊醒,我飞速揪出已收拾好的书包,早早奔向了只有潦草几人的停车场,回想起来,那是我记忆中少有的不迟到。
 
  压着每时每刻都要疯狂逃跑的鞋底,皱着眉头默默数秒,并不近视的我视线居然有些模糊。为了方便识别,我站在了车场边水渠旁的一棵树下,那里没有等待被取走的自行车,如果有人从人群中走过来,我便知道,他的目的地是我。
 
  清秀的脸孔,害羞的挠头,为缓解紧张自我鼓励的微笑。或许是那天午后的阳光太明媚,穿过停车场的风太无阻,氤氲的水汽被蒸散的干净利落,立刻让我一下午的魂不守舍瞬间化为孤魂野鬼飘走。

  一切突然变的索然无味起来。

  小时候,妈妈就说过,有些时候,我是一个异常凉薄的人,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种淡漠会在我情感波动时猝不及防来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