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尼拔

耽于美丽♪业余宅♂

蛇蜕

今天看了一整天的蛇蛇………………(后知后觉)我好像掉进了什么不得了的大坑!!!!【危险发言:蛇蛇真是太美妙了!(吸溜)】

万恶之源←点这里看视频

Ps:有蛇预警·第二人称x蛇

             

     前些日子突然的绝食与视网膜浑白让你开始担心这位大佬是不是有些中暑了,联系兽医后才得知这原来这是要为蜕皮做准备。按叮嘱仔细布置好舒适的环境,时时刻刻注意着水盆里的水位,生怕湿度降低大佬换衣就会受到影响。


        临近正午,蛇嘴部的披鳞开始被撑裂开,你看着它难耐地在饲养箱里寻找尖锐物品摩擦,将喑哑干燥的旧皮划开蹭下,使尽力气从旧皮中穿出。蛇蜿蜒扭动着细长的身体,双目无神地看着一旁手足无措焦急的你。于是轻微地摆动一下尾尖,瞥你一眼,你就鬼使神差地向它走去。


        像蛇这样狠毒的生物,此刻却给予信任让你靠近,容忍你的手忙脚乱,任你小心翼翼地触摸。仿佛从腿上脱下丝袜,你慢慢用指边捏起翻卷的旧鳞,向下轻轻拉扯。意料之外,坚韧冰冷的硬壳内里,却是透弹冰凉的湿软,指尖的燥热本能的被其吸引,忍不住开始用手掌握住蛇的身体,用指腹将那层柔软从新生的细甲中层层剥离,看着它腹部躯体在压抑反抗的微妙抽动带动下新鳞的流光溢彩,你的喉咙比指尖更加干涸。为了掩饰眼底逐渐深不可测的深渊漩涡,你加快了手中的拉扯。蛇被突然加大的力度惊醒,费力扭过头望向你,向你吐出标示着警告的信子,你愣了一愣,随之而来的是更快更用力的拉扯。过快的剥离弄疼了蛇,可蜕皮期的精疲力尽让蛇的蓄力攻击最终化为泡影,只能无力扭动着躯干任你摆布。当最后一点鳞甲与蛇尾分离完毕,你细喘一口气,却也丝毫不敢耽搁,赶紧收拾整理好蛇蜕准备交还给蛇,却发现它好像已经半天没有动静了。


        你担心地抬头,直面的却是蛇终于恢复了清净,恶魔石般的凝视,心中一惊,不等你后退,一道残影已经光速袭向了你,致命的脖颈已被蛇尾死死缠住。啊,你的放肆最终还是侵犯到了蛇,蛇要对惹恼它的人给予惩罚。蛇尾逐渐缩紧,你浑身失力,开始不可控制的抽搐,你在失去意识前奋力将怀中的蛇蜕小心放在蛇的身旁。蛇突然开了紧缚,不管瘫倒在地的你,头也不回地游走去觅食。

         你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大脑也开始嗡嗡作响,只是口中念念有词:请就此带走我吧,与这罪恶的灵魂。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