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尼拔

耽于美丽♪业余宅♂

我想我是向往的

半学期将尽,今天终于和一位朋友y吃上了饭。

闲暇唠嗑,收录了很多小触动。一个内心充满了温暖和爱的人,无论到了何处都会收到别人的爱,也值得被爱,y就是这样的人。y的爱表现在会对别人长久地持有关注,即使很久没有联系,见面仍像天天在一起一样。y会从你的言行中关心你的近况,不仅是不顺心或者不如意的,还有些小窃喜的,想嘚瑟的…这正是我所不擅长的,也是我最需要的。和y在一起从来都是开心的,不需要任何的负担,y会讲很多自己的事,让你总有聆听和倾吐些话的欲望。y是一个佛且认真的人,对工作丝毫不敢怠慢,却也从来不会想追求些什么,小的时候生活太苦,太缺钱,所以也十分感谢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每天都很足够。y说近期想去俄罗斯玩一趟,我说那边有许多人梦中的贝加尔湖,y又说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日本,我说这个假期我可以先带头去看一下奈良的小鹿。

每次我的心见到y都会自责,因为y的总是充盈,而我的却是空洞,在y心里我会看到所有人性温暖的光,那是充满实体的爱的力量,我喜欢试着沐浴在光下,给自己也镀上一层爱的光环,就算一段时间后金光会随时间弥散,但是我永远都会珍惜被笼罩的温暖,并希望有一天看到自身的发光。
我想,我是向往的。

倘若7点半我成功睁开双眼,我一定会好好生活下去。

#深夜唠嗑

潜意识一旦被自我意识到,就会毒素一般疯狂扩散,在身体里生根,发芽,致病。

  我不想给自己打上凉薄的标签,而追究事情的原因并不能只靠想象。可是我的试探总是与不了了之承前启后,使劲儿地回想自己努力喜欢一个人的经历,却也是凤毛菱角。心动总是止步于下一秒,无奈,但是也不怎么难过。那时的我很像一座悬浮的孤岛,无法发送信息,更无法接收,懵圈地独自消化不好吞咽的食物,无所适从地漂流。

  高中是我最忙碌充实的日子,繁复却异样的令我享受,我可以理所应当地拒绝别人发射而我却总也接受不到的情感。时隔很久,我依旧总是感到忙碌,不知道为何忙碌,却也习惯了忙碌,生怕闲下来就会发现忙碌只是顺理成章地成为填充我所有情感黑洞的理由。似乎我才是那个罪人,在感情的献祭中吃人不吐骨头。

 这么多年了,许多时候,许多话,我也曾反反复复地解释,对自己解释,对别人解释,头上安头地强调,心怀内疚,不知所措。一直以来,从不敢直面自己的情感,因为我害怕有些事情一旦被曝于阳光下,它就必须要显示出它的原形,它的不堪,它的与众不同,它就会想渴望被别人接受。有些时候,我不愿面对它的无所遁形,它的凶相毕露,也不敢。
 
 我真心地羡慕那些将签名写作“专食人间烟火”的人,他们一定从没为心中小鹿的生死而担忧过。我无数次听到内心一次次地被别人真挚而或小心翼翼,而或不计后果的真心触动,血管跳动的十分开心,也十分暴躁。
我说不出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或者想要什么,却又觊觎别人拥有的,循环往复莫名其妙空荡荡的失落。很多时候我喜欢流向更广域的海面,希望每一个新的领域都能给我个更好的解释与开脱。

第二十个年头,说不出是受什么触动了深夜突然想和自己无所顾虑的唠唠嗑,我希望今后的我能虽然依旧喜欢忙碌,但也要学会安放那些人生中那些正在熠熠生辉或者曾经照亮我无尽夜空的星光,引领我划动这漂流的孤岛,满怀期待,欢心澎湃。


###################

……
………
…………
(:3_ヽ)_昂…
夜长梦多真是令人惊悚的准确描述!
今夜的梦令人匪夷所思细腻绵长也就算了,
可让我在第3个连续剧一样的梦又突然中断后醒来这就不应该了!【掀桌. jpg】

惆怅的点开游戏发现没啥可以做的任务后退出游戏…
姿势标准酝酿睡意…
5分钟后…
毫无悬念的失眠了(ː:̣̣̣̥з[▓▓]˚º

于是我更加惆怅了…
六级过后的火锅狂欢后遗症就是深夜醒来精神反噬,空虚寂寞冷嘲热讽一劝百无聊赖…
在想象如果这时候把上铺的舍友摇醒陪我聊天会有10000%的概率直接去世后,只能哭唧唧和自己矫情了…
其实我从来也没发过任何文字类的内容,索性就无所顾忌的放上来了ᕙ(`▿´)ᕗ
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类似的情况但是为了仪(中)式(二)感还是不负责任地标了个tag,以防万一,给自己悄悄挖个小树洞,记一下冗杂的流水账• ・*・:≡( ε:)
说完就溜…希望太阳升起来之前我能补个回笼觉…

早上好♪(๑Ő௰Ő๑)

#深夜唠嗑

  小时候,妈妈就说过,有些时候,我是一个异常凉薄的人。

  很久很久之前,早在其他人情感奔勃的阶段前,我就悻悻发现,自己对情感的体验和反应与身边的人有所不同。我会对一篇文章里的伤逝悲痛欲绝,也会对影视主角的欢喜兴高采烈,可是放在现实中,我却很难被一个给予我的真实情感所打动。这种无能为力怎么说呢…就像是大力士奋力举起空气,烈焰拼命燃烧氮气,箭矢高速射击宇宙…倾尽全力地漫无目的,空荡荡地失落,充盈地所剩无几一样。

  我一直都记得第一次听到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和我讲她在书法班不经意间认识了一个男孩,长的挺帅,字也很好看,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逐渐不再只是称赞,还小心翼翼地添加了一些我们当时意识不到的情感,那是眼里的闪耀,嘴角的上翘,不自觉的手舞足蹈。

  那天晚上洗漱后躺下,我满心期待,欢心澎湃,疯狂祈祷着波澜自己的石子快点到来,因为潜意识里的某块湖面已经平静了太久,太久了。

  那是个忙碌的下午,我的书本里夹杂了一封陌生且灼手的信封,作者与读者都仿佛雏鹿学步,颤颤兢兢写就,磕磕碰碰阅读,信的末尾用添粗的字体鼓足勇气迈步,约定放学后停车场不见不散。
 
  心不在焉的神游被下课铃惊醒,我飞速揪出已收拾好的书包,早早奔向了只有潦草几人的停车场,回想起来,那是我记忆中少有的不迟到。
 
  压着每时每刻都要疯狂逃跑的鞋底,皱着眉头默默数秒,并不近视的我视线居然有些模糊。为了方便识别,我站在了车场边水渠旁的一棵树下,那里没有等待被取走的自行车,如果有人从人群中走过来,我便知道,他的目的地是我。
 
  清秀的脸孔,害羞的挠头,为缓解紧张自我鼓励的微笑。或许是那天午后的阳光太明媚,穿过停车场的风太无阻,氤氲的水汽被蒸散的干净利落,立刻让我一下午的魂不守舍瞬间化为孤魂野鬼飘走。

  一切突然变的索然无味起来。

  小时候,妈妈就说过,有些时候,我是一个异常凉薄的人,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种淡漠会在我情感波动时猝不及防来到。

打卡冒泡😂

业余宅的夜生活
屏醉幕迷😂

诸君,我好兴奋啊!!!

我这个假期居然什么都没有画QAQ…天呐…蹲墙角忏悔哭泣……………………无限埋怨………